日常咸鱼风霜霜

打算换坑搞长篇啦。

不吃腐不让转不扩列不借梗。

最爱@每天睡觉药丸丸。

封面来自@若初

『一年至冬,白露为霜』

啾!!


回收电器玖哎呦:

夏天的风扇吱吱呀呀,冬天的霜花斑斑驳驳。


今天的您也在我心尖尖上呢!


一年四季还要和您一起过!


@日常咸鱼风霜霜 生日快乐呀我的小霜霜!


爱你就是想见你,想陪你过生日,也想催你更新。


想永远做你的小可爱,但是今天要宠你!


以后都会越来越好的,也会越来越爱你!


啾咪!!!

非常感谢主催老师给我这个机会参生贺本 😭 除了我都是大佬各位真的不要看看它吗 😭

秃头咸鱼社:

【2019李泽言个人公益性合志─百见钟情&Αγάπη】
/
我们相遇在冬日飘雪时。

携手度过寒暑春秋,共享喜怒哀乐,一载日夜有他相伴,千难万险有他可依。
再度回到初见原点,仍然一见钟情。

无论是第一次相遇,亦或是第一百次相遇。
都对你如此钟情。

愿冬去春归。
你仍在我身旁。
/
夫人们好,这里是李泽言公益向合志《百见钟情》&《Αγάπη》的情报主页,关注我们可以了解更多关于合志的讯息。
/
參本人員:
@页几斤  @秦闲。  @海盐焦糖奶绿  @水京  @瑞果  @深海冬木  @犹有桃花流水上  @石榴球XD_dbq开学了  @楚徵  @Rei零君  @焰将倾  @执戈_1120个志预售  @轟蠛蠛  @日常咸鱼风霜霜  @海胆_  @席冰彤  @咔吧咔吧吃肉呀  @子奈茗雨  @碩*碩  @萌萌蛋花汤  @团表哥  @阿车的停车场  @月华小馒头  @米米恩  @漩清  @不想更文鸽几度  @Prentiss鱼  @歪酱括弧感叹号  @tony and kevin  @温杯烫盏♕  @南无南无  @方得

在一众大神里面我一个十八流搞笑写手简直格格不入 _(:3」∠ )_

秃头咸鱼社:

11/09
《百见锺情》内容试阅。
画手:凛舞REKU@凛舞REKU
文手:不灭 @轟蠛蠛 《狂追》
&肉肉 @咔吧咔吧吃肉呀 《待看此花时》
&风霜 @日常咸鱼风霜霜 《十厘米李泽言》
关注 @秃头咸鱼社  可以了解更多关于合志的讯息
一宣連結:
http://youyuwangzi803.lofter.com/post/1feab4ac_12c3f330f

嘿嘿_(:3」∠ )_

_阿凌_:

【2019李泽言个人公益性合志─百见钟情&Αγάπη】
/
我们相遇在冬日飘雪时。

携手度过寒暑春秋,共享喜怒哀乐,一载日夜有他相伴,千难万险有他可依。
再度回到初见原点,仍然一见钟情。

无论是第一次相遇,亦或是第一百次相遇。
都对你如此钟情。

愿冬去春归。
你仍在我身旁。
/
夫人们好,这里是李泽言公益向合志《百见钟情》&《Αγάπη》的情报主页,关注我们可以了解更多关于合志的讯息。
/
參本人員:
@漩清  @米米恩  @月华小馒头  @阿车的停车场  @团表哥  @萌萌蛋花汤  @碩*碩  @子奈茗雨  @咔吧咔吧吃肉呀  @席冰彤  @海胆_  @日常咸鱼风霜霜  @轟蠛蠛  @执戈_1120个志预售  @执戈_1120个志预售  @焰将倾  @Rei零君  @楚徵  @石榴球XD_dbq开学了  @犹有桃花流水上  @深海冬木  @瑞果  @水京  @海盐焦糖奶绿  @秦闲。  @tony and kevin  @页几斤  @不想更文鸽几度

【全职】无法言说

前文戳头像找暗涌
本节内容和名字一样一言难尽
女主很不是个东西 婊且毒
OOC OOC OOC
全员病黑醋坏 注意避雷
写这节的时候收到了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太太的精神攻击
不好看 对不起是我的锅 我切腹


(一)
被发现劈腿之后就干脆的向当事人提了分手,不得不说这种缺德事也只有你能干得出来。
挽留?你可是真的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
倒不如说是,趁着事情没有变得更麻烦以前,快点解决掉,毕竟再拖下去,就不一定会搞出什么事了。
为此,卖惨也好,话里藏刀也好,怎么样都无所谓,反正只要能够解除这种关系就可以了。
至于他们的感受,这其实并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即使你曾经在心里说要对他们温柔一点。
“你在开什么玩笑?!”
果不其然,两人的反应很是激烈。
“我没有开玩笑啊。”你唇角上扬,眼里是他们熟悉的,温柔的笑意,“这样,大家就都自由了。”
你脸上挂起的笑容弧度一丝都没有变过,但正是这样,才会让他们觉得如坠寒窟。
空调的风开的很足,汗意早就被带走的一干二净,而凉风的缓慢侵袭在这一刻,让他们有一种鸡皮疙瘩起一身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甚至隐隐约约的冒出一种念头:你的爱,是真实存在过的吗?
“是的哟,”你好似知道他们的内心想法,仍旧在笑,“正因为对你们有着‘爱’,我才没有继续和你们拖延下去,这不是正好减轻了对你们的伤害嘛。”
你毫不犹豫的直视他们,说出的话像刀子一样飞出,直击心脏。
“毕竟,就算我真的发誓我身边只有你一个人,你也不会信的吧,那种想要把人囚禁起来,让她的身边只有着自己存在的那种想法,我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二)
如果这是污蔑的话,正常人会勃然大怒,再不就是会产生失望之类的情绪,至少不会平静的和没事人一样。
而至少,怎么看,你眼前的两位单方面的“前男友”,都平静的过了头。
这就恰好证明了,你说的都是真的。
恶意在房间里翻腾,如果它能够实体化,你肯定自己会被吞噬的渣都剩不下。
可你只觉索然无味,果然,一切都没什么不同。
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留在我身边不好吗?”“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是不是把你困在这里你才会只看得到我一个人?”
诸如此类。
但这不是你想要的“爱”。
“我是不是说的太准了?”
你摊手,眉眼里多了几丝漫不经心,根本就是丝毫不在意他们的死活。
“怎么被你发现的?”
喻文州倒不生气,他饶有兴趣的提出疑问,唇角含笑,看着你的神态就是和看着爱人的神态一模一样,只不过要排除掉眼底浓郁粘稠的黑暗。
“我以为把这种想法压在心底,你就不会察觉到呢。”
“所以是'你以为'嘛,”你丝毫不为所动,“看你现在的样子,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喻文州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没有镜子,他其实也不清楚自己目前什么什么神情,倒是能猜出来,肯定是不符合你心意的那种不好看。
他过来牵你的手,用的力气很大,你力气有限,挣脱还是困难,也就随他去了。
两个人十指紧扣,单看紧紧相握的手确实是足够的恩爱甜蜜,除了你的手被他捏的生疼以外。
喻文州其实深切的知道他弄疼你了,但是他不想,也不敢松手。
他很清楚,一旦松开了手,他就再也触碰不到你了。
这怎么行?
所以他只能抓的紧一点,再紧一点,直到你完全逃脱不掉。

(三)
黄少天一直在思考,现在再争他和喻文州谁先谁后完全毫无意义,毕竟连人都要没有了。
要问他气不气,那肯定是气的不行,这口气就在这上不去又下不来的,梗的他心疼,他没当场走人已经是很爱你了。
但他也清楚,他就是真气死在这也没什么用,就你这个样子,摆明了是要和他划清界限,说不定他躺倒了你连救护车都不会叫。
他心里这个恨啊。
就算知道你是这种人,但他就是放不下。
黄少天在心里狠狠给了自己一记耳光,这不就是贱的嘛。他打心底里难受。
但年轻的机会主义者同样足够机敏,再怎么懊恼也不影响他记得的、你说的,“对于恶意的熟悉”。
看来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这么一想,他发现,他所了解的、关于你的事情,全都是你让他知道的。
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黄少天打算自己去查,但在这之前,该算的帐还是要算的。
你想就这么简单的摆脱掉一切?
那怎么行?他可没有同意。
黄少天笑起来,露出小虎牙,一副元气十足的样子,只是阳光的外表下是怎么都盖不住的冷酷。
“这么简单就想摆平一切吗?靓女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可没有答应就这么算了。”
他盯着你被喻文州牢牢把握的手,怎么看都觉得无比的碍眼。
“不然还能怎么办?”你毫不怕死的朝他眨眨眼,语气满是笃定,“反正不管我做了什么,最后都是会被原谅的。”

(四)
“不会哦。”
说话的是喻文州,这三个字带着铺天盖地的恶意向你袭来,“这可不是什么只要有美貌就可以得到原谅的世界。”
“那你看,你不原谅我,也不让我走,你想怎么样呢?”
你直面着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他想要什么?
听见这句话,喻文州觉得自己心底的野兽快要冲破牢笼而出,他抱住你,手掌在你的后颈处慢条斯理地摩挲,“我想要你啊。”
他的手指时不时还能掠过你的大动脉,这种涉及性命的地方被人挟制,你只觉得头皮发麻,从骨子里都开始隐隐的泛起颤栗的兴奋感。
瞳孔不自知的放大,眼尾泛红,你的唇角上扬成一个古怪的弧度。
“这恐怕不行,队长,”黄少天双手抱胸,倚在一边,想了想还是拉起你另一只手,不容置疑的宣布道:“她是我的。”
四目相对,两人的眼神里满是刀光剑影。
“呵呵…”从喉管里发出冷笑声,你低头,收起过分外溢的情绪,“恐怕你们都不行。”
“仅凭这样就想绑住我?靠爱?靠我从不曾有过的愧疚感?还不如打断我的腿把我锁在房间里来的有用呢。”
你当然知道他们不会真的干出这种事,但这并不妨碍你用这种话来刺激人。
“怎么会?”
“肯定不是这样。”
两个人异口同声。
不想知道他们究竟会怎么做,目前你只是单纯的不想和他们纠缠下去,于是强行扯出自己的双手。
“随便你们啊,反正在我这里,我们已经分手了。”
将两个人推出门外的时候,你扒着房门,给他们透露了一个惊雷。
“你们都不是第一,在和你们交往之前,我还有别的男朋友哦。”
而后把门一关,你也不打算留在这里,就开始订机票。
“到那边之后吃什么呢…”
门外两个人一瞬间有些绷不住,一口老血差点沤死自己,最终平复心绪对视一眼,各自露出老谋深算的微笑。
毕竟,时间还长。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下一节出新男主了
这文就是个无脑崩坏的嫖文
有事去殴打女主 不要打我

【全职】暗涌

前篇戳头像找由衷之言
女主很不是个东西 又婊又毒 各种意义上的三观不正
前面写的啥我已经忘了 就记得水煮鱼了
ooc ooc ooc 注意避雷
我被破限流搞疯了 森气

(一)
被男朋友发现你同时还有着其他的男朋友,这事要换了别人,也许会大惊失色,但放在你身上,你就和没事人一样,除了寻思水煮鱼,就是想再加一道铁板羊肉。
好在喻文州再生气也没有失控,没当着众人的面和黄少天打起来。
虽然看他的样子你感觉这俩人还不如打一架呢。
喻文州的脸色,怎么说呢,你脑子里唯一的形容词就是五彩斑斓,由这个形容词你莫名其妙的联想到了毒蘑菇,有剧毒的那种,谁吃谁死。
于是想了想,你决定先缓和一下气氛。
叫服务员再加了两副碗筷,顺便要了你心心念念的铁板羊肉。
这个时候看出来喻文州的耐力惊人了,他居然缓缓地收起了自己不能更难看的、即将要滴出墨汁一样的黑脸,变成了面无表情,然后拉着他妹,坐下了。
他这一坐,黄少天明显的不乐意了,就连说话都开始明里暗里的针对人。
“哎我说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女朋友坐这吃饭,你们突然来横插一脚。是不是不太讲究啊?”
表面上说喻文州耽误你们吃东西,没眼力见,实际上就是说他喻文州是你和黄少天之间的男小三。
但喻文州不愧是喻文州,他不仅没生气,反而露出来深藏功与名的微笑,说出的话字字诛心。
“呵呵,少天你是不是想多了?按顺序的话,恐怕你还要往后排排。毕竟,先来后到。”
神仙打架,倒霉的其实是凡人,没看喻文州他妹妹已经在努力的把自己缩成一只瑟瑟发抖的鹌鹑,生怕一不留神这两位大佬就转移炮火了吗。
她只敢用口型示意你,“大嫂!救命!”
你回给她一个安抚的微笑。
下一秒,你的水煮鱼就上桌了。

(二)
讲道理,鱼是真的好吃,入口即化口感鲜嫩,也难怪这家店火爆异常。
你在这埋头吃,丝毫不管两个男人目光灼灼盯着你的视线。
还是爱恨交织,复杂深沉的那种。
怎么看都是一副“这个野男人是怎么回事?!”的样子。
并不是说你就心大到毫不在乎他们,只是现在安抚也没用,你只要表现出一点偏向的意思,那稳了。
另一个肯定爆炸。
这就像是高空走钢丝,稍微有一点重心不稳,那就等着摔的骨头都不剩吧。
虽说公开之下搞出事来,出大丑的那个肯定不是你,他们比你有名气多了,要死也是他们先,但你自认为不是什么狠人,不能这么绝情。
还是先拖一会,趁这个时间想想到底怎么处理。
所以你一边剔着鱼刺,一边开口道:“有什么话吃完了换地方说。”
说个鬼!
喻文州在心底里一点风度都没有的爆了粗口,他也不是个傻的,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在拖延时间,这事放在他这一思考,味道就不一样了。
喻文州越想越不是滋味,在他心里黄少天才是横插在你们中间的那个多余的存在,结果你不赶紧把他处理掉,反而是想着怎么才能平稳解决?
这真是绿的他吃人的心都有了。
而另一边,黄少天的内心也久久不能平静,虽说机会主义者就是足够理智冷酷,但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在于——他的队长,泡了他的女朋友,还要来宣示主权,说他黄少天才是后来的那个。
这事没得解决了。
黄少天只想一冰雨戳死喻文州。
但你不说话,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整个热闹的餐厅里就你这里保持着一片死寂。
你是吃的挺开心的,反正等你吃完了,剩余的仨人也没一个动筷子的。吃饱了才有力气思考,你的脑子里其实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了。
“ummmm,”你在想怎么组织语言,“这人太多,回我酒店商量去吧。”

(三)
妹妹早在你们出来的时候就提前撤退了。
就剩下你们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一路无话。
可等到酒店门一关,整个气氛可就一点都不一样了,你清楚,真正的麻烦来了。
别看之前你还能一脸木然的吃东西,那是他们要脸,女方劈腿这事说出来不好听,不能让那么多人知道,也就暂时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但现在,你要是不运用一下自己几乎要生锈的脑子,那就等着被黑的尸骨无存吧。
毕竟从你角度看,这时候的两个人——一个收敛所有笑意,眉目里满是冷酷;而另一个倒是在笑,只是眼底阴暗深不见底。
白的切开里面都是暗黑,你深谙这一点,脑中不期然想到好友曾经语重心长的劝诫你注意分寸。
“别碰见厉害的把自己玩进去。”她当时这么说。
眼前这俩,可不就一个比一个厉害。
但你这人向来实诚,隐瞒归隐瞒,倒是从来不说谎,保持了此等优良秉性,你干脆就瞪着一双死鱼眼,一摊手,破罐子破摔道:“想问什么?”
想问的可多了!
黄少天一眼瞟过来,看见你那张面无表情但怎么看都像是在犯蠢的脸,心头无名之火熊熊燃烧。
正常人现在不都该一脸愧疚负荆请罪然后强烈发誓自己再也不和野男人来往了吗?
怎么你这态度好像还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
他冷哼一声,“我说靓女,你是不是得好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状况?”
被黄少天抢先一步,喻文州很不开心,眼刀直直的像他飞去,与此同时,他的注意力其实也没有离开过你,毕竟他也想知道你到底会怎么说。
“就…我有不止一个男朋友啊。”
你如此说道,眼神澄明。

(四)
这话一出,他们本来抱有的,一点近乎天真的希冀——你只是在开玩笑,被打的粉碎。
从心底浮上来的,是深切的无力感,以及逐渐弥漫开的恨意。
黄少天眼底泛红,就连金棕色的发都像没了生气一样,显得黯淡无光。他不再说大段的话,几个字便直击中心,于是他脱口而出。
“玩弄我很爽吗?”
“我没有玩弄你啊,”你清清淡淡的反驳,眼神却很是认真,“我在面对你的时候,都是全心全意的爱着你的,这样还不够吗?”
你直视着他的眼睛,仅靠动作说明一切,证明你没有撒谎。
“那…我呢?”喻文州的声线很低,也很轻,但你偏偏注意到了。
你偏头,用同样的眼神注视着他,“我对你也是一样。”
“在面对你的时候,我给了你我所有的,全部的爱意,这样还不够吗?”
你低头,他们看不见你的脸,不知道你的表情,只能听到你带着疑惑的问题。
“这样,还不够吗?”
不够,怎么能够。
不管是他们中的谁,内心里的想法都是——你只属于他一个人。
完完全全的,只属于他一个人。
不要说是与人共享,就连让你见到别的男性,他们都是不愿意的,不然他们怎么会没有见到过各自的女朋友,被你蒙在鼓里这么多年。
爱的背后,是强大的独占欲。
你好似听到了他们的心声,仍旧没有抬起头,想说的话在舌尖停留了片刻,最后还是缓慢而坚定的吐露出来。
“那么,我们分手好不好?让所有人都自由。”

不带脑子写东西真的爽(你
通篇其实没啥正经人 都是黑病坏
有什么问题都不要打我 也不要挂我
快要出新的男主了 信我

【恋与制作人】烟霞

灵感源于同名歌曲 容祖儿-《烟霞》
不灭老师给我安排的恋与制作人
从手机里翻出来半年多以前的旧稿
补全了周棋洛和白起
前后画风差异巨大 慎入
OOCx3



【李泽言】
你没有想过会在这里再次见到李泽言。
夏风清凉,吹散了你加班的疲累,也带走了你刚吃的一碗麻辣烫的热气。
你从街边店里出来,沿着大街慢慢的往公寓走去。
身边一辆黑色的奔驰停下,窗户拉低,露出李泽言那张禁欲清冷的脸。
他看看你,眉头蹙紧,神情说不上好看。
“上车。”
你突然想起以前,李泽言每次送加班的你回家,都是神情冷淡,语气带刺的。
“熬夜会让你本来就低的智商跌到负值,上车。”
那时候你总是笑嘻嘻的,上车凑过去亲他的脸。
“知道啦总裁大人,担心我就不能坦率一点吗?”
“……幼稚。”
后方有人鸣笛,刺耳的汽笛声让你回过神来。你下意识的向他走去,和往常一样想要打开门去亲吻他。
可你只跨出了两步。
对面街道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
“日前,华锐总裁李泽言与知名制作人悠然宣布订婚……”
哦对,他已经订婚了。
这个座位已经不再是你该坐的了。
物是人非了。
你只是有点遗憾。
只有一点点。
你对李泽言微笑,指了指不远处的家。
“没多远了,就不麻烦您啦。”
而后大步流星的向房子跑去,不敢回头看他的表情。
也没有听见他低声的叹息。



李泽言就在这一直看着你上楼,看见你房间暖黄色的灯光亮起,才对司机命令道:
“……走吧。”




【许墨】
许墨从没想过会再遇见你。
这里是江南一个无名小镇,水汽氤氲,古色古香。
他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漫无目的的走着。
到底之于他来说,只有黑白的世界也没什么可瞧的。
可他偏偏看见了他的蝴蝶。
那是他仅所能见的色彩。
他近乎贪婪的盯着你,愕然发现自己连上前的勇气的没有。
你感觉有人的目光落在你身上,回头看去眼神正与他交叠,惊讶片刻露出了他所熟悉的温柔笑意。
“好巧啊。”你走过去说道。
“…是啊,好久不见。”
他开口,嗓音凝滞干涩,面上又浮起了惯有的微笑。
那是与对别人不同的,真心的笑容。
两个人走过一条街,你的手机铃声响起。
你接起,连眼里都弥漫着爱意。
“喂?我这就回去啦。”
“…男朋友吗?”
许墨眼底神色晦暗,见你点头又微微带上了些许灰败。
“那我先走了,再见啦。”
“嗯。再见。”
他没了什么再逛下去的性质,毕竟他可见的颜色又是只有那两种了。
明明是该习惯的,可是心脏处传来纠结的痛,他还是有些无所适从。
他伸手,可是再没人牵着他一起绕街闲逛了。



【周棋洛】
周棋洛在发烧,流感来的气势汹汹,他毫无招架之力。
连着三天高烧,经纪人急得不行,想送他去医院,可他偏不。
就这样窝在被子里,双颊通红,嘴唇干裂起皮,半梦半醒间还低喃着你的名字。
经纪人心下一酸,你和周棋洛早已分手多时,自那以后他便把自己埋在工作里,这次的病也是过度劳累导致的身体虚弱。
“不要走…好不好…”
周棋洛闭着眼,就连睡梦里都在恳求你不要离开,最终经纪人给你打了电话,他磨了很久,你才答应来看看他。
你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替他拨开凌乱的金发,盖上冰毛巾。
周棋洛好似感受到了什么,迷迷糊糊抬手准确的握住了你的手腕,你也不知道病弱的人手劲怎么会这么大,手臂根本动弹不得,你试图拉开,却听见了他的低语。
“薯片小姐…”
不知何时他已经睁开了眼睛,往日明亮的眼睛此刻黯淡不已,但他强撑出一个微笑。
“你来看我啦?不要走了好不好?”
眼神里带着不安和乞求,他抓着你,就像溺水之人抓住的水上的浮木,死都不会放手。
“……”
你连唇角上扬都做不到,只是漠然的强行拉出了自己的手。
“周棋洛,我们已经分手了。”
听见你这么说,他的眼眸里浮现出不可置信,好似根本没有想到你会这么说。
“可是…”
他的嘴角颤抖,张口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没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
“你好好养病,我先走了。”
身后传来他的呼唤,你丝毫不做停留,对着他的经纪人点头示意,便拿起手包准备离开。
周棋洛跌跌撞撞的从房里跑出来,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你。
他的头埋在你的颈肩处,你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一点濡湿,只能听见他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
“不要走,求你了。”
有那么一瞬间,你是真的犹豫了,最后你还是狠心,挣脱了他的怀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留下周棋洛,低着头,不让经纪人看见他泛红的眼眶和失落的神情。
他自言自语道。
“我把最心爱的薯片小姐弄丢了。”
心脏处泛起剧烈的疼痛,他咬着牙,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不要流下来。




【白起】
白起约你见面,来之前他还精心的换了一身衣服。
他长身玉立,整个人因内心的欢喜和雀跃而熠熠生辉起来。
他打算向你告白。
你如约而至,显然也是盛装打扮的样子,眼底是埋不住的喜悦。
见你高兴至此,白起也不由得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
“白起我跟你讲!”你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福,“我交男朋友了!”
听见你这一句话,他本来看见你而从心底发出的笑意瞬间僵硬在了脸上,琥珀色的眼睛里突然没了光亮。
你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仍旧自顾自地说着:“说来我还得感谢你呢!要不是你说我有什么想做的事就去做,可能我也不会有勇气去告白。”
“这样…吗。”白起的声音很轻,他低着头,你看不见的眼里流露出真实的哀恸。
“那很好啊。”
最终他敛下眉眼打起精神,强作镇定地祝福你。
可心下的苦涩怎么都掩饰不住。
“…不过没事!不管怎么样咱们都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你仍旧在凌迟他的感情,他的心脏就像是被人打了个洞,痛的他几近不能呼吸。
“好朋友……”
可他明明不想只和你做朋友的。
但你的快乐就这样明晃晃的摆在他面前,为了你,他也什么都不能做。
最终他只是默默地退回到朋友的地步,下定决心默默地守护你。
“哎对了,你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




全职已经在安排了
一篇段子 一个水煮鱼女孩的后续
笔芯 么么哒

我觉得您只要更新就能让您的粉丝很愉悦了

每天睡觉药丸丸:

我觉得我是不是对于粉丝太不友好了…?

你看啊没有质问箱,没有和粉丝交流,没有写手挑战,点赞多少字的那个,或者五赞干啥十赞干啥那个,啥都没有。
有时候评论都忘回。

你们想问什么呢?或者想让我干什么呢?

还想问一下我有文风吗?

我写的到底,好看吗?

挂个人  @小兔爱丽丝
这位太太口口声声自己不会写车不开车,结果每一辆车的质量都很高。
我觉得这不太OK,对于这种表里不一的人,现在强烈提出催更要求。
请这位太太自觉更新。

【恋与制作人】如果你是他们的家教

天雷狗血ooc流水账俱全
设定他们高中 你刚上大学(划重点)
4/275 各位好久不见
迅速摸鱼混更
得有俩月没写文了 我在复健
能写长 可是我懒了 _(:3)∠ )_
写不出东西来 我走了



【周棋洛】
给他上完课你准备离开
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周棋洛眼里满是笑意
“老师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谈一下”
你还在想他要说什么
他突然倾身向前
露出了太阳一样灿烂的微笑

“我这里有个恋爱想和您谈一下”





【李泽言】
你总是觉得奇怪
甚至分不清究竟你和李泽言谁才是家教
这个人不怼你就像不舒服一样
你们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互相伤害中度过
某一天你爆发了
“李泽言你以后找别人教你吧我才疏学浅难当重任”
李泽言的脸黑了
“你想去哪”
“去一个没人说我的地方”
李泽言半晌憋出来几个字
“我不说你,留下”
顿了顿又从牙缝里硬挤出来一句话
“…你课讲的勉强过得去”
你还在惊讶这个人居然没有批评你
却没有发现他的耳根有些微的红


【白起】
这天安排的时间有点晚
你走的时候天都有些黑了
白起站起来对你说道
“我送你”
他拉着你的手大步流星的走着
你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就这样被他牵着走了一路
直到把你送到楼下目送你上去
你房间的灯亮起以后
他低头望向自己的手掌
唇角抿出一个清浅的弧度
像是在回想牵手的感受


【许墨】
你不能理解
以许墨的成绩
根本就不需要补课
为什么他还请你给他当家教
终于你问出了这个问题
许墨眉眼含笑
“因为你讲的很好啊”

而他没有说的是
有你在
他的世界里才有了色彩